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萨金特:贸易战无赢家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7-11 20:32

独家|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萨金特:贸易战无赢家

2018-07-11 18:18来源:理财帮贸易战/关税/特朗普

原标题:独家|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萨金特:贸易战无赢家

7月11日,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就美方公布拟对我2000亿美元输美产品加征关税清单发表谈话。发言人称,美方以加速升级的方式公布征税清单,是完全不可接受的,我们对此表示严正抗议。中方对美方的行为感到震惊,为了维护国家核心利益和人民根本利益,中国政府将一如既往,不得不作出必要反制。

中美双方贸易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如何看待美国发起贸易战的行为?这将对两国乃至全球经济产生怎样的影响?中国应该如何回应?

新京报记者独家采访了201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纽约大学经济学教授、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萨金特数量经济与金融研究所所长Thomas Sargent(托马斯.萨金特),以及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哈斯商学院教授Steve Tadelis(史蒂文·泰迪里斯)。

Thomas Sargent认为贸易战会伤害到每个国家的多数人。如果最终贸易战确实发生了,将会降低全球范围内的资源分配效率。最大的失败者将是那些强加最多关税和贸易壁垒的国家。

而Steve Tadelis则称,特朗普的做法是贸易保护主义。中国应当予以回击,特朗普政府必须从贸易战中付出代价,才可以明白基本的经济学原理。自由贸易才是为大多数人创造长期增长和繁荣的最有效方式。

201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纽约大学经济学教授、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萨金特数量经济与金融研究所所长Thomas Sargent(托马斯.萨金特)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哈斯商学院教授Steve Tadelis(史蒂文·泰迪里斯

新京报记者 顾志娟 实习生 杨璐萍

新京报:你认为贸易战将对中美两国产生什么影响?

Thomas Sargent:整体上来看,没有哪个国家能赢得一场贸易战。关税和贸易壁垒是将资源从一国转移到另一国的低效方式。美国最近对从欧盟、加拿大、墨西哥等部分国家进口的钢铁产品加征关税,尽管这一措施可能帮助了一小部分美国的钢铁工人和生产商,但对于那些使用钢铁作为原材料生产产品的美国工人和公司来说,他们的利益遭受了很大的损害。并且,加征关税措施将会产生一连串的后续效应。美国对外国产品加征关税的初衷可能是保护美国公司免受外国竞争的影响,但这也往往会使美国公司变得效率低下。

因此,贸易战会伤害到每个国家的多数人。每个国家可能都会有“赢家”,但总会有更多的“失败者”。

Steve Tadelis:一些美国国内企业会受益于此,因为美国对进口的国外产品加征关税,削弱了国外产品竞争,并且在这些加税的产业市场细分程度更高。但这也意味着,美国消费者将面临更高的进口商品价格。同样,依靠购买这些进口产品在国内进行再生产的的美国企业将面临更高的成本。所以,除了一小部分受保护的行业是“赢家”,大多数人将遭受损害。

新京报:美国发起加征关税措施不仅是针对中国,此前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宣布对从欧盟、墨西哥和加拿大进口的钢铁和铝征收关税。你对美国的行为怎么看,这是否是贸易保护主义?

Thomas Sargent:我是一个乐观主义者。我希望美国的这些行动仅仅是一种威胁措施,美国试图以此让其他国家降低关税和消除关税贸易壁垒,并采取措施提高对知识产权的保护。此前美国也有过类似的举动,经济学家、历史学家Douglas Irwin在《贸易的冲突》这本书中描述,1945年以来,美国曾暂时对不同国家(如德国、韩国、日本)强征关税和其他贸易壁垒措施,作为谈判手段的一部分。当其他国家降低关税或解除贸易壁垒时,美国迅速取消了关税和其他措施。我希望,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只是此前美国在贸易谈判中所使用的战略的一个演变版本。

Steve Tadelis:在我看来确实像是贸易保护主义。特朗普这么做,是源自于他的政治主张和他在竞选过程中所做的承诺。他的大部分行动都显示出,他的首要关切就是实现竞选承诺,以保持民意基础的稳固。但问题是,对外发起加征关税措施只有一小部分选民会受益,大部分选民的利益将会受到损害。

新京报:你认为中国以及其他国家应如何回应美国的行为?

Steve Tadelis:回击。特朗普政府必须从贸易战中付出代价,才可以明白基本的经济学原理。自由贸易才是为大多数人创造长期增长和繁荣的最有效方式。

新京报:你认为这场贸易战的最终结果将会是什么?

Thomas Sargent:我希望,最终在双方谈判结束后,不会有一场实际上的贸易战发生,只是一场威胁的贸易战。如果最终贸易战确实发生了,将会降低全球范围内的资源分配效率。最大的失败者将是那些强加最多关税和贸易壁垒的国家。

全球化的趋势不可阻挡,不仅是出于商业的需求, 通讯技术的快速发展,也使得跨国贸易成本更低,利润更高。贸易注定是要跨越国界的。

Steve Tadelis:只有上帝知道。特朗普是不可预测的,他在大多数治理领域都没有听取专家的意见。我希望中国以一种更理性的方式进行回击,使美国付出一定代价,这会使得美国国会、尤其是共和党议员,对特朗普施加压力。

几十年来,美国及其众多贸易伙伴已经表现得越来越慎重、越来越理性。我的希望是,现在只是暂时的偏离。我相当乐观地认为,形势会恢复理性,但这需要几周还是几个月的时间,将会是一个很大的谜团。

本文为理财帮原创内容

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和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