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奖者 :“火药王”王泽山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09 04:27

 

硝烟中走出的“火药王”:王泽山

今年83岁的国防领域老院士——王泽山总说自己固执,一辈子只能做好一件事情,这就是火炸药的研究。凭借在火炸药领域的杰出贡献,他此前已极为难得的三次问鼎国家科技一等奖。旁人看来枯燥且危险的行当,在王泽山口中却是津津乐道,他说,这是国家赋予他的使命。

2017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获得者王泽山常被大家戏称为“80后”院士——他精力充沛,每天走路爬楼健步如飞;他头脑灵活,能熟练操作各种数码产品,做漂亮的PPT;他思维敏锐,很多看似无解的技术难题,他总能有独到的建议。但王泽山并非上世纪八十年代后出生,而是一位已有八旬高龄的老人。

2016年度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颁奖

戳音频

矢志报国,无怨无悔的选择  

 

01

19岁与火炸药结缘

 

王泽山院士和火炸药结缘时才19岁。1954年,抗美援朝的硝烟刚刚散尽,年轻的王泽山怀着学成报国的赤子之心来到哈军工,选择了冷门的火炸药专业,一干就是一辈子。

 

1954年,王泽山在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读书

王泽山回忆:专业有有冷有热,大家都愿意从事空军海军装甲兵,唯独对陆军,那时候一般人没什么兴趣,尤其是火炸药这个危险的行业,更没有兴趣。这个时候我的感觉是只要祖国的需要,任何的专业都可以火焰四射。

02

成功与专业的选择没有绝对的关系

 

“一辈子只做好一件事”的王泽山,如今已经凭借在火炸药领域取得的成就四获国家科学技术奖,再回忆起六十年前那个作出的“冷门”选择的热血少年。

 

王泽山获得1993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王泽山说:个人的成功与你的专业没有绝对的关系。在那里得到了一些个军队生活的锻炼,深厚的基础,知识的教育。另外在那个环境中也进行了学知的博览。

 

坚定执着,毕生与火炸药相伴

 

03

他让中国火炮傲视全球

 

火炮被称为“战争之神”,但它的威力与射程与含能材料的性能有重要关系,也就是火炸药。王泽山院士用毕生精力最大限度地提升了火炸药的含能性能,为我国火炮等管身武器能够傲立世界插上了技术的羽翼。

1984年,王泽山在华东工学院担任教师

 

王泽山说:我从哈军工一毕业,就留校做火炸药的老师,搞教学、搞科学研究,在我看来,这是国家的使命,我必须完成好,也是强国的责任,我要担当,那时候我就定位,我的一生就是要攻关火炸药。

 

04

他让废弃火炸药有了“藏身之地”

进入和平年代,储备超期的火炸药成为巨大隐患,通常的办法是把它露天焚烧、倒入海洋,或者埋入深深的地下,但是这些方法不但浪费,还会造成环境污染和爆炸事故,因此被国际法所禁止。王泽山经过5年的艰苦研究,率先攻克了废弃火炸药再利用的多项关键技术。

 

王泽山说:废弃火炸药、退役火炸药综合利用,这是一个循环的、连绵不断的世界军事大国例行的公务,每年都要处理,每年都有新东西,我前后组织了两次(研究),提出一些关键技术,解决了火炸药在我国存储当中的困扰局面。

1993年,王泽山在化工试验室

 

所有这些成果的背后,是一次又一次的试验。火炸药,这个名字听来都会让普通人心生“怯”意,稍有不慎,轻则试验失败,重则发生事故。王泽山面对这些问题能提出稳妥的解决方案。即便是已获得1993年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别人都劝他该功成身退的时候。

 

05

他80高龄仍“奋战”在科研第一线

由于实验规模大和危险性,相关试验都必须在人烟稀少的野外进行。王泽山团队成员堵平形容,在条件异常艰苦的实验场上,王院士却比机器还要“皮实”。

王泽山院士的工作照

 

王泽山团队成员:夏天还好,冬天那边都冷的不得了,我们为了测试这个弹药的飞行轨迹要架高速摄像机,冷到什么程度呢,高速摄像机用锂电池作为电源开不了机。就这种情况下,他80多岁的老人了,跟我们在一块,一呆一天。

 

目前,瞄准不用溶剂制出无烟火药这一目标,王泽山带领团队再次向着这个火炸药领域又一项重大难题发起了冲击。虽然已是八十多岁高龄,一年之中,王泽山几乎一半的时间在试验场地。

王泽山院士的工作照

 

王泽山:因为我们的实验,这发打出去以后,马上数据来了,接着你就要决定第二个,怎么来做。我能具备这个能力,用比较少的,比较快的或者是比较安全的发射达到我的目的。

 

06

他淡泊名利,离不开热爱的事业

 

在外人眼里,这个矍铄的老人永远目光炯炯,永远思维敏捷,仿佛有用不完的时间和精力,但是他身边的同事、朋友都知道,简单到极致的生活方式,为他争取了大量的时间。

 

王泽山院士的工作照

王泽山曾经的同事、南京理工大学原校长徐复铭回忆:在出差途中、会议的间隙可以看到,他和其他的人在讨论科研课题上的事情,因为一开会他能够碰到厂矿的、研究所的,他觉得非常机会非常难得,当面和他们(探讨)。要不安静下来,他打开他的电脑,记录对某一些问题的灵感。他觉得会议后什么聚餐啊对他来说多少有点浪费时间,有点太奢侈。


王泽山自己也总说,无时无刻的思考,让他获得几乎三倍于一般人正常工作的时间。

 

王泽山院士的工作照

王泽山:只要是空闲的时间,我都是在思考问题。包括有时候走路,休息,吃饭,头脑都是在活动。所以有时候也发生一些个尴尬,比如从前面进去,从后门出去了,该去的地方没去,这种事是不少。

 

在王泽山的生活中,没有节假日的概念、没有固定的一日三餐,甚至泡好的咖啡也总是忘了喝,冷掉再热热了又会放冷,但是他却能准确记得每一项关键技术指标,自己经手的试验时隔多久都能清晰还原。

 

王泽山院士的生活照

 

徐复铭说:王院士非常热爱他的事业,对事业非常的执着,我觉得他多少有一点痴迷的程度,他可以放弃他其他的爱好,但他离不开他的火炸药事业。

 

07

他连破世界难题,“冷门”专业做“火”

 

经过60多年的奋斗,王泽山和他的团队为提升我国火炸药整体实力、为我国武器装备、火炸药产品的更新换代做出了杰出贡献。

 

王泽山院士的工作照

 

责任编辑:霍宇昂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